您的位置 首页 理财

网络小贷迎来最强监管,30亿撬动3000亿玩法不再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记者 | 胡颖君网络小贷迎来最强监管。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下发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新规”)已开始对外公开征求意见。

网络小贷迎来最强监管,30亿撬动3000亿玩法不再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记者 | 胡颖君

网络小贷迎来最强监管。

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下发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新规”)已开始对外公开征求意见。

新规共计七章四十三条,其中 “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 备受关注。

某券商非银分析师认为,按照现有表内贷款最高5倍杠杆叠加联合贷款出资比例不低于30%,杀伤力堪比氢弹级别。

“此次对联合贷款出资比例的限制,主要影响以联合贷款为主要模式的流量型巨头,出资比例的提高会限制其联合贷款业务规模,促使其将更多业务转型为纯粹的助贷模式。” 苏宁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薛洪言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网络小贷迎来最强监管,30亿撬动3000亿玩法不再

一、联合贷款杠杆受限

新规落地后,蚂蚁集团的核心产品”借呗”、“花呗”通过联合贷款 “隐形加杠杆”的玩法将受到严格限制,30亿撬动3000亿元的奇迹或难以再现。

蚂蚁集团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平台促成的1.8万亿元信贷余额中,由金融机构合作伙伴进行实际放款或已实现资产证券化的比例合计约为98%,其余2%则通过旗下小贷公司蚂蚁商诚与蚂蚁小微发放。

根据金融监管研究院院长孙海波的测算,如果将蚂蚁出资比例提高到30%,意味着同样驱动1.8万亿联合贷款,需要至少5400亿元表内贷款,外加1700亿元ABS。这就意味着总计需要通过蚂蚁小贷放款7100亿。而根据表内贷款最多5倍杠杆的原则,蚂蚁小贷资本金需要扩充到1400亿元的规模(当前蚂蚁的资本金是360亿元)。

无限制的高杠杆背后实则风险暗流汹涌。麻袋财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联合贷款没有最低贷款比例限制,理论上网络小贷可以将杠杆放大到无数倍,这将导致网络小贷监管政策无效,极易导致小贷行业风险失控。最低出资比例的要求主要目的是通过降低网络小贷公司的杠杆来降低信贷风险。

薛洪言表示,联合贷款模式之所以兴起,核心原因在于流量与资金分布的不匹配,银行资金多于流量,互联网公司流量多于资金,联合贷款作为一种桥梁,有助于优化行业资源配置。

“任何贷款的风险点最终都集中在不良贷款上,联合贷款也不例外,从这个角度看,联合贷款各方风控能力并不均衡,但风险承担以出资比例为依据,而出资比例高的机构风控能力未必最强,从而必然会出现风险承担与风控能力的不均衡,留下一些风险隐患。限制出资比例,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些潜在问题。”薛洪言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二、小贷牌照或成“鸡肋”,消金牌照能否突围?

与薛洪言的观点不谋而合,孙海波也认为,如果监管要求联合贷款网络小贷至少出资30%比例,那么有可能大家彻底抛弃这个模式,变成彻底的助贷分润模式。

事实上,联合贷款与助贷有一定相似之处,都是以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负责部分或全部出资,由金融科技公司或互联网公司负责部分或全部的获客、授信、风控、催收等工作。不过,“联合放贷”的资金一部分来自于外部,一部分来源于持有金融牌照的技术输出方,而助贷的资金则全部来自于外部,且本身多不持有牌照。

孙海波表示,在此模式下,银行根据助贷机构提供的信息作为辅助,按照自己的风控逻辑和模型进行审批,风险一般都是由放款银行来承担。据悉,蚂蚁通常会分润客户全部息费的30%左右作为技术服务费,个别的甚至五五开。

新规对蚂蚁而言至多是伤筋动骨,仍有一定的应对策略,而更多中小型网络小贷公司将面临严峻的生存危机。

意见稿要求,经营网络小贷业务的小贷公司的注册资本不低于10亿;跨省经营网络小贷业务的小贷公司的注册资本不低于50亿元,且均需为一次性实缴货币资本。

天眼查app提供的信息显示,目前仅有5家小贷公司符合50亿注册资本的条件,分别为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重庆度小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重庆苏宁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中新(黑龙江)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和南宁市金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而能同时满足“50亿元“注册资本和30%联合贷款出资比例的小贷公司更是屈指可数。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高门槛掣肘下,未来小贷牌照或成“鸡肋”,互联网巨头将通过消费金融牌照或银行牌照入局。在此之前,蚂蚁已经拿下消费金融牌照。

“对于中小企业持有的网络小贷牌照价值由于实力原因,无法成为全国性的网络小贷,被迫变成地方性的小贷公司,其牌照价值也将大幅度缩水。再考虑民间借贷新规大幅度降低贷款利率,部分网络小贷牌照甚至一文不值。目前大部分网络小贷公司应对的措施较少,未来只能将目光聚焦于注册地业务,或者转让该牌照,退出小贷市场。”王诗强表示。

王诗强认为,新规虽然提高了网络小贷公司的出资比例,有利于降低银行的风险,但是也降低了小贷公司的资金使用效率,以及可以放贷的规模,结合该政策对跨省经营的限制,未来,互联网巨头很可能完全放弃该牌照,转而利用消费金融公司或者商业银行牌照开展消费金融或者小微贷款业务。

“此次网络小贷新规,叠加最高法下调民间借贷利率上限的压力传导效应,小贷行业的影响力、展业空间会出现明显的萎缩,给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持牌机构留出更多的市场空间,客观上会促使更多机构加快布局消费金融牌照和银行牌照。”薛洪言表示。

不过,对于借道消费金融牌照的开展联合贷以规避新规约束能否可行,业内亦有不少质疑声。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消费金融银行联合贷目前没有规定比例,单从防止监管套利角度,应该会有后续政策。”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启心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xin.org/255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